Placeholder image

“內蒙古最美繡娘”張福云

2019-08-01 來源:通遼日報

栩栩如生的蝴蝶翩翩欲飛,靈動活潑;含苞待放的花朵嬌艷欲滴,色彩明麗;鳥兒在枝頭歌唱,仿佛能聽到悅耳的聲音;花草樹木生機勃勃,仿佛在點頭微笑。這些生動的畫面就是“內蒙古最美繡娘”張福云的蒙古族刺繡作品。

606237_wyf_1564368043045_s.jpg

今年70歲的張福云是通遼市科爾沁區人,從事蒙古族刺繡已經有56年的時間了。多年來,張福云潛心研究,認真琢磨,用一支支細細的繡針,把蒙古族刺繡技藝發揮得淋漓盡致,完成了一幀幀精美傳神的蒙古族刺繡作品,扮靚了生活,也傳承了這項技藝。在2019年6月,由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局舉辦的“繡美家鄉 時代風采”——內蒙古最美繡娘評選大賽中,張福云獲得了“內蒙古最美繡娘”榮譽稱號。來自9個盟市的148名參賽選手,僅35人獲得了此項榮譽,張福云為此深感自豪。

指尖舞蹈的手藝人

走進張福云家中,映入眼簾的是滿墻的刺繡作品。《蝶戀花》《喜鵲登枝》《花開富貴》《內蒙古——我可愛的家鄉》……50多年的蒙古族刺繡創作,讓張福云積累了很多經驗,掌握了不少技巧,也積攢了很多作品。

“除了7月5日將14件作品郵到呼和浩特去參加比賽,家里還有蒙古袍、蒙古靴、煙荷包、肚兜、枕套、抱枕等幾十件繡品,被人買走的繡品更是數不過來。”張福云自豪地說。

張福云拿出幾雙造型和花紋都十分講究的蒙古靴:“繡蒙古靴可是一項大工程,繡好一雙蒙古靴要6個多月的時間,平繡、補繡、鎖繡、盤繡等20多種刺繡方法都會集中體現在這一雙蒙古靴上。蒙古族刺繡手藝看似簡單,真正繡起來,特別費時費力,即使一枚硬幣大小的蝴蝶,繡好也需要一整天時間。”

張福云又拿出幾個煙荷包和枕套,黑色或者紅色底面襯托彩色花朵的煙荷包有8個五顏六色的飄帶,看起來非常漂亮。碎花枕套兩端綴有方形或者圓形的刺繡貼片,透出濃濃的蒙古族風情。老人說這些都是蒙古族女孩出嫁時的必備品。

繡花在蒙古族語中叫“花拉敖由呼”,一般用綢布或大絨做底子,繡出各種花卉、幾何紋樣、卷草紋、盤腸和交叉圖案等,主要用黑布,有時用青色底布繡綠葉紅花,色彩絢麗奪目,厚重強烈,富有裝飾性。2008年,蒙古族刺繡入選中國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

這些年來,張福云不單單埋頭進行蒙古族刺繡創作,還把對家鄉的熱愛及中華詩詞的美好意境與蒙古族刺繡巧妙地結合起來,創作了不少優秀作品。

蒙古族刺繡作品《內蒙古——我可愛的家鄉》從草原、蒙古包、擠牛奶女工、馬背騎手、勒勒車等多個方面展現了蒙古族元素。草原上,馬背騎手拿著套馬桿騎在馬上正在追趕著一群蒙古馬,蒙古包附近的一臺勒勒車旁邊趴著一只可愛的小狗,蒙古族婦女正在擠牛奶。整個畫面細膩傳神,讓人不禁想到遼闊的草原,雪白的氈房,裊裊的炊煙,對家鄉的熱愛之情呼之欲出。

作品《荷花池》以楊萬里的詩“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作為構思。幾朵粉色荷花骨朵含苞待放,在水面上搖曳,兩只俏皮的蜻蜓落在上面,在幾片綠色荷葉襯托下,兩條紅色的小金魚快樂地嬉戲,整幅作品非常有意境。

“每次在創作前,我往往先構思好樣稿,然后在面料上設計圖案,最后才開始刺繡。” 張福云說。這么多年的蒙古族刺繡創作,張福云已經形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所有的作品都獨立構思,自己繪畫。有時候為了想到一個好的構思,一個好的畫面,張福云會冥思苦想很長時間。為了創作一幅精品刺繡,張福云更是花費了大量心思。從構思、設計到刺繡要十幾天甚至幾十天時間。

在張福云手邊的針線包上面,插著十幾枚長約幾厘米,麥芒一樣細的繡針,這些又細又小的繡針在張福云的手里發揮出神奇作用。她用一支支小小的繡針,采取盤繡、扣繡、堆繡、剁繡等繡法,繡出了美麗生活,繡出了美好愿景。

通過長時間的摸索和實踐,張福云的蒙古族刺繡技藝已經駕輕就熟,可是她還不滿足于此,她常常琢磨如何把蒙古族刺繡方法發揚光大,功夫不負有心人,張福云在長時間的實踐中獨創了立體刺繡方法。立體刺繡中蝴蝶、蜻蜓、荷花、小鳥都栩栩如生,富有層次感和立體感。她拿出一只刺繡蝴蝶別在胸前,蝴蝶像要飛起來一樣。

張福云每天除了刺繡,啥都不想干,刺繡就是她全部的生活。坐在那里繡起來就是一天,有時候飯都忘了吃。張福云說,我就會這點兒手藝,一天不繡點兒就感覺不舒服。正是這種廢寢忘食的精神,讓張福云的蒙古族刺繡手藝越來越精湛。

堅持不懈的刺繡路

張福云從14歲就開始學習刺繡了,當時經常去鄰居阿姨家玩,看到阿姨的刺繡非常鮮艷漂亮,就萌生了學習蒙古族刺繡的想法,剛開始學習的時候,一天不停地繡也不覺得累。

張福云說,當時就覺得好玩兒,沒覺得這是什么手藝。當時的繡線2分錢一縷,可還是經常買不起。我剛開始學刺繡的時候,因為沒有錢買線,只能用黑、白、藍三種顏色的線。繡了拆,拆了繡,一縷線來來回回地用。為了能買到繡線,想盡各種辦法。用雞蛋換過絲線,用賣繡品的錢也換過絲線。這樣過了好幾年,后來才開始有錢能買好的繡線了,我現在還保留著幾十年前的繡線呢。

張福云找出幾十年前的絲線,絲質柔軟光滑,色彩五顏六色,非常漂亮。她說,現在沒有這樣的繡線了,這種繡線繡出的花鳥越洗越鮮艷,特別好看。

慢慢地,張福云的蒙古族刺繡有了一定知名度,找她的人也多了。有一次,一個賣服裝的女孩找到張福云,讓她幫忙修補一件衣服。那是一件很貴的刺繡服裝,但是在領口的地方卻有一個窟窿。張福云在衣服有窟窿的地方繡上了一朵花,看起來就像是衣服自帶的一樣,女孩感激不盡。

一年冬天,張福云上中學的女兒在下課玩耍時把新穿的衣服碰到了火爐上,燒出一個大窟窿,急得直哭。張福云拿著衣服掂量幾眼,決定在燒出的窟窿那兒繡上一朵大牡丹花。花朵繡好后,她的女兒喜不自禁,很喜歡穿著那件衣服,舊了也舍不得扔掉。

因為經常熬夜刺繡,張福云的眼睛視力下降了很多,已經大不如前了,戴上了厚厚的老花鏡,白天刺繡的時候只能坐在窗臺附近才能看得清。但是從14歲走上蒙古族刺繡之路,張福云從來沒有后悔過,她堅持了56年,56年的酸甜苦辣她都記得,56年的風雨坎坷她也記得。張福云說,她要一直堅持到繡不動為止,只要還看得見,只要還能拿得住繡花針,她就要一直繡。

傳承技藝的好老師

幾十年的蒙古族刺繡過程,讓張福云有了一種從內心深處發出的責任感,她知道,單單自己會這門手藝不行,必須要讓更多的人知道蒙古族刺繡,喜歡上蒙古族刺繡,她要把這項手藝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學會蒙古族刺繡。

只要有人請教關于蒙古族刺繡的問題,張福云都毫不吝嗇地告訴她們。在張福云的悉心指導下,通遼地區先后有200多人學會了蒙古族刺繡方法。通遼其它旗縣有人來學習刺繡,張福云就讓她們住在家里,直到她們學會為止。張福云還學會了使用微信,有路途遠的學習者就互相加微信,從微信上教給她們刺繡方法。

張福云的小孫女在她身邊耳濡目染,也喜歡上了蒙古族刺繡,7歲的時候就能穿針引線繡出花草蝴蝶。10歲的時候繡出的花鳥蝴蝶像模像樣。張福云為此感到很欣慰。

張福云不單以個人名義傳授手藝,還在2019年7月1日通遼市群眾藝術館和科爾沁區婦聯舉辦的蒙古族刺繡培訓班上擔任主講老師,為20名蒙古族刺繡愛好者進行培訓。

張福云說:“蒙古族刺繡應用范圍很廣泛,帽子、袖口、衣領、腰帶、枕套、荷包等都可以刺繡。刺繡的圖案也各式各樣,人物,花鳥魚蟲,云紋,壽字都能刺繡。蒙古族刺繡色彩對比非常強烈,綠葉紅花,讓人賞心悅目。但是蒙古族刺繡需要花費大量時間,需要靜下心來,潛心創作,現在喜歡這項手藝的人越來越少了,如果這項手藝不能傳承下去,真是太可惜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學好學會這門手藝,更好地發揚傳承這項手藝。”

張福云邊說邊在一個用圓形繡花撐子撐著的白色絲綢面料上繡著,熟練的手法,嫻熟的技藝讓人不禁感嘆張福云對蒙古族刺繡的不懈堅持。

張福云舉著手中還沒繡完的作品:“這幅蘭花刺繡準備去參加比賽,蘭花是花中四君子,又漂亮又有意義。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蒙古族刺繡,了解蒙古族刺繡”張福云說。

張福云對蒙古族刺繡的熱愛與專注,讓她獲得了很多榮譽。2017年,在通遼市首屆“巾幗指尖風采 巧手扮靚生活”女手藝人技能大賽中獲得三等獎。2018年11月,在內蒙古民族大學參加了文化部、教育部“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培訓班。2019年6月,張福云還捐贈了一幅蒙古族刺繡作品《蝶戀花》給內蒙古展覽館作為展品。2019年6月,張福云參加了內蒙古2019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宣傳活動,在活動中和其她“內蒙古最美繡娘”展示蒙古族刺繡。

采訪過程中,正巧張福云的徒弟張曉春來找老人請教刺繡方面的問題。張曉春說:“我和張老師是一個社區的,遇到不會的繡法,我就找她來請教,張老師總是把自己知道的繡法毫不保留地教給我。”

張福云說:“我要把這門手藝傳給更多愿意學習的人,讓蒙古族刺繡繼續發揚傳承,讓這門技藝永遠流傳。”

陳艷玲

  責任編輯:謝雨廷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云南时时购方式